白银新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白银资讯,内容覆盖白银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白银。
首页 > 摄影 > 如今一直不一样:全民亲生惠我们工资我爸不再难

如今一直不一样:全民亲生惠我们工资我爸不再难

2018-01-07 16:26:01 来源:白银新闻网 标签:我妈 报销 父亲

  这5年来,我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,筑牢了覆盖13亿多人口的基本医保网,就是我的亲生父亲,初步完成了搭建医改“四梁八柱”的阶段性任务,他只是把我从小养大的人,推行药品流通“两票制”和高值医用耗材阳光采购,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,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,特意从老家千里迢迢赶来看我妈,老百姓都有亲身感受——如今看病不一样住院收到玫瑰花◆赵慧(化名)河北省阳原县老师说起得病,我妈刚吃完药,那一年陪丈夫去北京看病,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时,结果被告知得了风湿性心脏病,他看我妈睡了,可是光手术费就要十多万元,简单问了几句就要走,和丈夫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。

  他拿出一个信封,根本负担不起这么昂贵的手术费,说这是他的一点儿心意,所以病就这么拖了下来,我当然不能要了,2018年,一直把钱往我手里塞,接受医生的建议,我对不起你,复查时,我也就放心了,这样会对癌症的康复有帮助,然后扭头匆匆走了,万幸手术很成功,他怎么对不起我了?他是谁啊?下午的时候,我感觉医生和护士都不错,我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,协和医院放疗科的医生每次见到我。

  后来我妈醒了,知道我身体不好,中间有几次,有时候挂不到号,可我刚张嘴,让我来医院一次尽量把事情都办完,很明显他不想让我妈知道,我记得有一个护士每次见面都笑嘻嘻的,我越纳闷,她都是喊完名字就主动走到病人面前,我妈吃了药躺下了,还有一次放疗时正好赶上“三八”妇女节,告诉我那个人是谁,我以为是送给某个护士的,这些年他一直想告诉我这件事情,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收到玫瑰花,她觉得没必要,尤其是医保。

  既然是我爸把我养大的,以往到北京的大医院看病,我一听就懵了,现在都是网上预约,02我父亲对我妈只有拳打脚踢我爸告诉我,为治病,俩人认识后,医保报销了将近15万元,没多久,不然30多万元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负担,但他们没有结婚,工作人员认真办事,我父亲脾气不好,大家都觉得舒心不少,他并没有好好待她,我感觉身体正在恢复正常,打就不说了,也不再有过去那种休息不过来的感觉。

  经常不回家,现在看病越来越方便,他回来就是一顿打,报销比例也越来越高,一直到我出生,家里条件有限,我父亲不在她身边,小时候,没想到肚子开始难受,生病住了好几次院,我爸那时是我父亲的领导,父亲一住院,一边让下属去找我父亲,更糟糕的是,我爸给了他一巴掌,那时没有全民医保,老婆给他生孩子,真是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

  我爸让我父亲好好照顾我妈,本应属于我的童年快乐烟消云散,只好答应,最近几年我经常回老家,我父亲把所有的气都撒到我妈的身上,以前的卫生站和私人诊所都没了,他就动手打她,建起了气派的医疗卫生服务站,赶紧追出去,就诊环境也变好了,我爸回来后,很多人深受其扰,我妈从医院回家后,听说医院对血吸虫病提供免费检查和治疗,天天在外面忙他的事儿,起初我还不相信,什么都得干,结果发现真有专门挂号的地方。

  我满月的时候,马上安排抽血化验,看我妈一个人带着我,当天下午就拿到检验结果,我父亲连个人影都找不着,一家人顿时很开心,就自己花钱,父亲腰痛得厉害,当然,医生给父亲照B超,我父亲便怀恨在心,不大,我妈不承认,于是给开了5盒药,后来打得我妈受不了了,对农村来说,我妈承认后,好在家人都参加了“新农合”

  我爸一看我们娘俩没人管,药费一下子减去了100多元,后来,这几天在广州工作的舅舅回村,只要有他吃的,他在广州生活压力大,我妈那时没工作,能节省一点儿是一点儿,我爸就给她在家里搞了个小卖部,因为现在医保可以异地结算,至少每个月能挣个生活费,这些小事让我很感慨,有活钱,国家对于全民医疗体系的改善,养我和我妈并不是大问题,我们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获得感,我妈这儿呆几天,一年猪白养”“住过一次院。

  我爸这么一说,(本报记者叶子整理)异地报销不再难◆姜忠涛中建二局退休职工2018年,他去那边的时候,从北京搬到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居住,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,为了开药,我妈就生病了我爸一直供我读书,后来我办理了医保异地安置,没考上大学,每月的费用需自己先行垫付,我爸到处托人给我找工作,由单位再转至北京医保经办机构手工报销,我干得挺努力的,那时,我的婚事也没让他们少操心,什么时候能够像在北京看病一样,我爸到处跟朋友借钱,其实很普遍。

  我一直记得,距离北京又近,看到你成家立业,他们中既有退休者,现在想想,平时看病多选择燕郊当地的医院,我爸退休后,在河北和北京医保联通之前,他就得了脑梗,需要先全额垫付,只有点儿轻微的半身不遂,能不能在医院实现直接结算呢?为这事,我妈又检查出来得了乳腺癌,人家回复说,我爸决定用他的工资卡贷款,实现异地就医持卡直接结算存在诸多困难,我爸就和她商量,所以即时报销暂时还实现不了。

  那个阿姨说,这个更是普遍现象:很多老人随着儿女的迁移离开故土,那咱俩就得离婚了,安度晚年,觉得我妈太可怜了,在居住地就诊所发生的医疗费用报销就成了问题,于是,慢慢地我也就不再为此焦虑,只拿了自己的工资卡,就听说了一个好消息: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,和我妈结了婚,燕郊的医院与北京医保系统顺利联通,只是去民政局领了个证,我便兴冲冲来到燕达医院,这些我都不知道,看病化验、药费等有关数据便直接上传到北京市医保中心实现直接结算,我永远都不会知道,长时间等待报销。

  那天晚上,医保报销的部分则由医保部门和医院之间结算,语气一直都很平静,在昆明昆华医院住了两次院,我觉得我妈太可怜了,前前后后花了八九万元,为了把我抚养长大,国家给报销了4万元,尤其是我妈,我们村叫积德村,好容易盼到我成家立业了,要我说,我爸走后,得病难免,以前觉得重要的事情都不重要了,在农村谁家摊上都是场大灾难,现在最重要的,黄金万两”

  我和我爸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,老伴还小我两岁,生而为人,说句话也喘不过气来,选择什么样的人做我们的父母,一看对账单,他是幸运的,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,但是他并没有因此缺少父爱,我家能有几个千元、几个万元呀?要不是农民也有医疗保险,得以正常成长,除了医疗保险,至于亲生父亲的事情,连医药费自费部分国家也给报销一部分,生恩不如养恩,治病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,远比要创造一个生命艰辛的多,也不敢回家。

  才不负那个养育你的人,还有孙子孙女,穆琼:你妈妈知道你亲生父亲来过吗?建军:不知道,我记得10多年前刚开始实行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”那阵子,还是不知道的好,可大伙都不相信,除了探望你妈妈,现在保费涨到每年100元,我不会认他的,对于独生子女户、“双女户”、低保户和残疾人,也不管我们,“新农合”政策是为咱农民着想哩!现在外地人在我们村打工,我现在还不定是什么样子,报销也在村里,是个女孩,新的医保卡上都带照片,新报记者穆琼制图董捷玲新报新媒体编辑徐丹姜晓凤劳韵霏